号外 | 圆阳海外专家顾问Eli Keshet获颁以色列国家最高奖项

「以色列奖」是以色列一年一度的国家奖项,被誉为是以色列的最高奖项,授予那些在各自领域中表现杰出或对以色列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人。通常,以色列总统、总理、以色列议会议长和最高法院院长都出席颁奖典礼。
Keshet 教授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研究领域的开拓者,同时也是新生儿黄疸致病原因的发现者,为找到革命性的临床解决方案奠定下基础,为千万新生儿家庭带来福音。早在1992年,Keshet教授就在顶级学术期刊《自然》(Nature)杂志发表文章,证明了缺氧诱导因子(HIF)是VEGF的重要调节因子,并深入研究了VEGF在疾病中的作用,为将VEGF作为靶点和药物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Keshet教授团队已发表文章180余篇,总引用3万余次,多篇高影响因子论文发表在《Nature》,《Cell》,《Nature Medicine》,《PNAS》,《Cell Metabolism》等顶级学术期刊上。因其在VEGF研究和调节血管生成领域的开创性贡献,Eli Keshet 教授早先分别在2006年和2015年获得以色列EMET生命科学卓越奖和美国NAVBO伯爵·本迪特奖两大业界权威奖项。

VEGF研究让“延缓衰老”和“健康衰老”不再是梦


或许你不禁要问,什么是VEGF?血管内皮生长因子(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,VEGF)是最重要的促血管生成因子,可在体内诱导血管的新生。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,人们发现VEGF主要有以下几个功能:①免疫抑制功能、②促进创伤愈合、③神经保护功能、④促进肿瘤中血管的形成、⑤维持骨内环境的稳定。近30年来,关于VEGF的研究实现“井喷式”爆发,截止2020年12月13日,PubMed中以VEGF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已有81969篇相关文章;Clinicaltrials官网登记的VEGF相关研究高达794项。作为在VEFG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,目前Keshet教授实验室正在圆阳团队的支持下,开展一项将VEGF应用于“健康衰老”的研究,并已取得一定的研究突破。
生命是一个由发育、成熟,然后逐渐走向衰老的过程,衰老是人类生命发展的自然规律。现今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随着寿命的延长,个体健康状况不佳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长,衰老相关性疾病及亚健康状态是主要的社会负担。
当前,人们预防衰老亚健康及疾病的策略,主要都是针对特定衰老相关过程,包括通过饮食健康来干预代谢、通过衰老细胞裂解药物(Senolytic drugs)来延缓细胞衰老、以及设法增加干细胞的数量,来提高干细胞的自我更新和分化能力。事实上,血管老化,却是人类一大被忽略的老化过程。而Keshet教授的研究证明:调节血管生长因子信号能够实现延缓脉管系统衰老的进程。
Keshet教授及其实验团队的上述研究已在小鼠模型上取得验证:通过对小鼠模型VEGF(血管内皮生长因子)循环水平的轻微增加,实验显示接受VEGF(血管内皮生长因子)治疗的小鼠取得在老年时保持“年轻”的代谢特征和代谢弹性、显著降低因年龄诱导的脂肪肝(脂肪变性)和肝细胞损伤、改善因衰老引起的骨量损失(骨质疏松症)等可喜的动物实验结果,初步显示了适度增加VEGF(血管内皮生长因子)水平能够延缓衰老及相关机体功能衰减,总结如下:
接下来,在圆阳基金的资助下,Keshet教授及其实验团队将着力开展血管生长因子剂量与成药性的研究。

施一公的呐喊,圆阳正在关注


“我们大学现在基础研究能力太差,转化不出来,不是缺乏转化,而是没有可以转化的东西!” 前段时间,来自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教授的呐喊,直指我国大学缺乏基础研究能力是中国潜伏的最大危机,想必依旧余音绕梁。
而像Eli Keshet教授这样一批学者,正是施一公所指的投身于基础科研的科学家。中国对于基础科研能力的提升并非一步登天可解决,圆阳的愿景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架起一座现实到未来的桥梁。今天虽然我们缺乏自主可转化的研究,但通过引入国际上最优秀的科学家们的基础研究,学习他们的科研思路,从跟随式共同研发逐步过渡到独立自主创新研究。秉持着这样的思路,圆阳每年投资至少3-5个海外的基础科研项目,希望以此对中国目前急缺的基础科研领域助一把力。同时我们也相信,对这样一批潜心钻研、屡出成绩的科学家的支持,如同种下小树苗一般,终会结出最为丰硕的果实